帮它解脱 - 校园鬼故事 - 鬼故事网(guigushi.cc)

校园鬼故事 - 帮它解脱

2021-06-15 23:58:34 阅读 :

它要找妹妹

最近,寝室的姐妹们都在讨论学校附近那个闹鬼房子的传说。虽然她们说得邪乎其邪,可我就是不信。于是,众姐妹我和打赌,说我若敢在那个闹鬼的房子里住一晚,就给我一千块钱。

我觉得这钱太好赚了,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于是,在众姐妹的一翻筹划下,我于今晚走进了这个闹鬼的房子里。

我在房子里转了一圈儿,没发现什么异常,便去卧室里看书。看着看着,我突然听到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离床不远的地板迅速地破裂开来,一个“人”从裂缝中摇晃着身体钻了出来。

那个“人”整个脑袋都被挤爆了,上面布满横七竖八的裂缝,血和脑浆顺着裂缝流出来,将一头长发染成了红白相间的颜色。它浑身的骨头像是都断了,不少断骨刺穿皮肤裸露出来,四肢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

原来这里真的有鬼!我顿时吓得直冒冷汗,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这时,那个女鬼扑过来抱住了我,怪腔怪调地嘁道:“妹妹,妹妹……”

“我不是你妹妹,快放开我!”我急得大喊,使劲儿想把女鬼推开。

女鬼听了我的话,一把掐住我的脖子,恶狠狠地说:“你不是我妹妹?那你帮我找我妹妹,不然我掐死你!”

我为了活命,只能答应帮它找妹妹。

女鬼这才松开了我的脖子。

我剧烈地咳嗽了一会儿,直到气喘匀了才问女鬼:“你妹妹叫什么,多大了,长什么样,怎么不见的?”

女鬼想了想,突然捂着脑袋痛苦地说:“我不记得了,不记得了!”

“你什么都不记得,我怎么帮你找妹妹?”我说。

“我不管,你要帮我找妹妹,不然你就下来当我妹妹!”女鬼蛮不讲理地说。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想了想又问:“那你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吗?”

“死”字好像刺激了女鬼,让它想起了什么。接着,它没头没尾、断断续续地讲述起来:

我来找妹妹,和妹妹去玩儿……那晚,我们经过一个阴暗的十字路口,有一辆大货车朝我撞来,我躲开了,她被撞倒了。她被轧在大货车的车轮下,凄厉地惨叫着,伸着手向我求救:“拉我出来,拉我出来……”

那辆大货车那么重,我怎么可能将她拉出来?恐惧之下,我便逃离了现场。妹妹当然死了,没想到从那晚之后,她就缠上了我。

我走在街上,她会突然从下水道的井口里钻出来,抓住我的脚踝;我在学校里上课,她会从课桌里钻出来;我在家里冼菜时,她会从水龙头里钻出来;我照镜子时,她会从镜子里钻出来;我上厕所时,她会从马桶里钻出来;我睡觉时,她也会从床底下钻出来……

每一次,她都会对我说:“拉我出来,拉我出来……”

可我始终不敢去拉她,最后她生气了,恶狠狠地说:“既然你不肯拉我出来,那我就拉你下来吧!”于是,她抓住我的双脚,将我顺着地板缝儿一点儿一点儿地拉了下去……

半截身子的人

女鬼讲到里停了下来,呆滞地看着我。

“接下来怎么样了?”我忙问。

女鬼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边哭边呢喃着“妹妹”两个字。

我在脑海里理了理女鬼的话,说:“你和你妹妹一起去玩儿,然后在一个十字路口发生了车祸。妹妹被卷进大货车的车轮下,让你救她,可你却没有能力救她。妹妹死后对你怀有怨念,变成鬼将你害死了。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还要找她呀?”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女鬼被我问急了,又掐着我的脖子不停地嘶吼起来,“找妹妹,找妹妹……”

“咳咳,好,我知道你妹妹在哪儿,我马上带你去找她!”我挣扎着说。

女鬼松开我,拽着我的衣角示意我往前走。

我边走边想:女鬼说它妹妹是在一个十字路口被车撞死的,这一带经常发生事故的十字路口就是西平路口,也许可以在那里找到它妹妹的冤魂。

于是,我带着女鬼来到了西平路口。

“你妹妹可能就在这里。你是鬼,它也是鬼,你叫它出来吧。”我说。

女鬼听了我的话,立刻大声地叫了起来:“妹妹,妹妹……”

女鬼喊了半天,我才听到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说:“大半夜的,谁在这儿瞎吵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不禁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马路边上躺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只有上半身,腹部以下全都没有了。一大串内脏从腹腔里掉出来摊在路上,散发着一股恶臭,惹得一大群苍蝇在上面飞来飞去,那场景别提有多恶心了。

我忍不住干呕起来,这时却听见那个只有半截身子的鬼怒恼地说:“谁是你妹妹呀?我可是汉子,骂人呢你?”

女鬼一看见男鬼,突然愤怒地叫了起来:“你这个恶心的家伙,就是你将我害死的,你还我命来!”

“怎么是我害死你的?是你害死我的才对!”男鬼也生气地叫了起来。

“是你害死我的!”女鬼声嘶力竭地喊着。

“明明是你害死我的!”男鬼和女鬼吵了起来。

我越听越觉得奇怪:女鬼先前不是说是它妹妹害死它的吗,为什么现在又说是这个男鬼害死它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真不讲理!”男鬼气得头顶直冒烟儿,一把抓住我说,“我将事情的经过讲给你听,你来评一评理,到底是它害死我的,还是我害死它的。”男鬼不等我答应,便自顾自地讲了起来:

我叫谭欢,本来是一名英俊潇洒、前途无量的大学生。那天晚上,我在网吧打完游戏回学校,走到西平路口时,看见一个女生迎着一辆大货车冲去,边跑边挥舞着双手大喊:“艳艳,艳艳……”

我见那辆大货车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眼瞅着就要撞上她了,急忙跑上前去拽她。谁知我反被她推了一把,身体一个不稳摔出马路,被大货车撞倒了。

我被轧在大货车的车轮下,痛苦不堪。临死前我让她将我从车轮下拉出来,谁知她却害怕得一溜烟儿跑掉了,既不帮我报警,也不帮我叫救护车。

我就这样成了一个冤鬼,只能呆在阴暗的地方,又孤单又难受。我便想借活人的阳气将自己从阴暗的地方拉出来,所以找上了她。谁知道无论我怎么求她,她始终不肯伸手拉我一把。我一气之下,便将她给了拉下来……

货车司机

“你说,到底是它害死我,还是我害死它的?”男鬼问我。

“这……”我犯难了,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能同时安抚住两个鬼。

这时,女鬼突然激动地嘁了起来:“对,艳艳,大货车。我记起来了,我叫张奇,我妹妹叫张艳。艳艳在大货车里!”

“你是说撞死谭欢的那辆货车,难道张艳当时和大货车司机在一起?”我接着说,“谭欢,你能带我们去找那个货车司机吗?”

谭欢点了点头,说:“能。”

于是,谭欢带着我和张奇来到离西平路不远的江边,指了指江里说:“那个货车司机就在江里。”

“他怎么会在江里?”我疑惑地问。

“因为他将我撞死后,便一路开着大货车掉进了江里,估计是畏罪自杀吧。”谭欢说。

谭欢的话音刚落,江面突然响起一阵“哗啦啦”的水声。接着,一个全身浮肿、七窍里塞满了淤泥的“人”从江里冒出头来。它跳上岸来到我们的跟前,张嘴对着我们“咕噜咕噜”直叫。

“你鬼叫什么?好好说话!”谭欢生气地说道。

货车司机听了,将手伸进喉咙里拼命地抠了起来。在抠出一大串水草后,它这才开口说:“我不是畏罪自杀的!”

“那你是因为刹车失灵,导致连人带车掉进江里的吗?”我问。

“也不是,而是因为有一个女鬼要抠我的眼珠子,我看不到路,才会撞死人,掉进江里的。”大货车司机清了清嗓子,给我们讲起了事情的经过:

我叫成明,生前以开大货车给人送货为生。有一次我去送货,从西城旧街穿过时,突然有一个女生从半空中掉了下来。那个女生砸在我车前面的挡风玻璃上,将挡风玻璃都砸碎了。她的血溅了我一脸,弄得我连眼睛都睁不开。我赶紧刹住了车,伸手去抹脸上的血,结果抹下来两团肉乎乎的东西。我仔细一看,竟然是两颗眼珠子。我吓坏了,将那两颗眼珠子甩在抹布上,用抹布卷起来从车窗扔了出去。

我从车里跑出去,蹲在路边想接下来该怎么办。我想来想去,觉得那女生是自己掉下来砸在我车上的,我肯定不用负什么责任。而且我车的挡风玻璃被砸坏了,修也要不少钱,不如将她送到医院去,这样既做了好事,到时联系上她的家人,又可以问她的家人要一笔修车费。

谁承想,当我回头一看,那个女生竟然不见了。我只好莫名其妙地开着车走了。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女生死了,因为它变成鬼缠上了我,问我要回它的眼珠子。

我哪里还能找到眼珠子还给它呀?

那个女鬼生气了,要抠掉我的眼珠子。我吓得满街乱跑,却根本跑不过它。我想也许开车它就追不上我了,于是便开着大货车逃跑,谁知道它竟然钻进车里,按着我的脑袋就抠我的眼珠子。

结果我的车一路摇摇晃晃地开到西平路,不仅撞死了这位兄弟,最后自己还连人带车掉进江里死翘翘了。

瞎鬼

“原来当时在你车里的并不是人,而是一个女鬼。难道那个女鬼就是张艳?”我分析道。

“我不知道那个女鬼叫什么。”成明说。

“那,那个女鬼也跟着你掉进江里了?”我追问。

“没有,在我的车掉进江里前,那个女鬼就钻出我的车子走了。每个鬼都有自己的领域,它应该是回到它死的地方去了。”成明说。

 

我请求成明带我们去找那个女鬼。

“它们都因我而死,我也挺不好意思的。”成明指着谭欢和张奇说,“好的,我带你们去找那个女鬼。”

说完,它便带着我们向前走了起来。

“就是这里了,当时我的大货车就开到这个地方,那女生掉下来砸在了我的车上。”成明带我们来到西城旧街,指着当时的事故地点对我们说。

我正要说话,突然听见张奇喊了起来:“艳艳……”

我扭头朝张奇看过去,见它正往对面街跑去。我朝对面街看去,看到一个垃圾桶旁边,一个穿着白色纱裙的女鬼正弯腰在垃圾桶里翻找着什么。

我和成明、谭欢也跟着张奇跑到那个女鬼身后。

估计是听到了我们的声音,那个女鬼朝我们转过了身。它的脸上插满了碎玻璃,眼眶里没有眼珠子,只剩下两个黑洞。

“艳艳,是你吗?”张奇满怀期待地看着那个女鬼问。

那个女鬼没好气地答道:“我不是艳艳!”

“你就是艳艳,这条裙子还是上个月你生日的时候我送给你的呢。艳艳,没想到你记忆力比我还差,竟然连自己是谁都忘了。不过没关系,我终于找到你了,我们姐妹俩终于团聚了!”张奇激动得哭了起来。

“你有病吧?我说了我不是什么艳艳,我也记得我是谁,我是李娇。”李娇为了证明自己并没有失忆,给我们详细地讲起了它的故事:

我在这所城市上大学,出事的那天晚上,我来这里看望我的一个远房亲戚。经过一间破旧的房子时,我听见里面传出一个女生的求救声。

我凑到门前大声问那个女生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女生哭着说,她被一个坏蛋抓住并绑在了屋里,让我快砸开门锁救她出来。

我赶紧捡来一块石头去砸门锁,没想到这时那个坏蛋竟然回来了。他发现我知道了他的事情,又看清了他的模样,便要杀我灭口。

他掏出刀子扑向我,我拼命地反抗,但是打不过他,最后惨死在了他的刀下。

我死后,那个坏蛋悄悄地将我弄到这栋楼的楼顶,将我从楼顶推了下去,想伪造我是自杀的,好逃过法律的制裁。没想到我恰好掉到了一辆大货车上,破碎的玻璃刮破我的脸,还害我不见了眼珠子。

姐姐

“所以我根本就不是艳艳,只是裙子和艳艳相同而已。你们快滚,别妨碍我找眼珠子,我不想再当一个瞎鬼了!”李娇不耐烦地说道。

“那你知道当时那个被坏蛋抓住的女孩怎么样了吗?”我问。

“要不是我当时好心救她,我会被坏蛋杀死吗?我才不管她的死活呢!”李娇说,“你们沿着这条街一直走,在第一个路口左转,然后在第二个路口右转,再一直走到尽头。那里有一间孤零零的破房子,那就是那个坏蛋的家。你们自己去找吧,别在这儿烦我了!”

李娇说到这里,突然使劲儿地耸着鼻子闻了闻,说:“我闻到那个货车司机的味儿了。混蛋,你将我的眼珠子丢在哪儿了,快帮我找回来!”

“我欠你一双眼珠子,可你欠我一条命呢。要我还你眼珠子,你先还我命来!”成明说着,张牙舞爪地扑向李娇,和李娇厮打在了一起。

“别管他们,我们快去找艳艳。”张奇说着,拉起我就朝前面跑了起来。

“唉,你们等等我。”谭欢边喊边追了上来。

我和张奇、谭欢很快就找到了李娇所说的那个破房子。我推开虚掩的大门,一阵阴风立即倒灌而出,吹得我全身直起鸡皮疙瘩。

我们走进屋里,这时身后的门突然“砰”地一声自动关上了。屋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紧张得直咽口水。

“我感觉这里不止一个鬼!”张奇说。

张奇刚说完,屋里就亮起了幽幽蓝光,接着便响起了一阵刺耳的怪笑声,一个奇形怪状的“人”在笑声中出现了。

那个“人”长着两颗脑袋、四只手、四只脚,身体扭得像麻花似的。它一会儿男声,一会儿又发出女声,阴阳怪气。

这个人妖鬼不会就是张奇的妹妹吧?我暗暗想道。

谁承想,这个奇形怪状的鬼看到张奇,突然喊道:“姐姐!”

团聚

我顿时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了。张奇也奇怪地问:“艳艳,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身体怎么和一个男人缠在了一起?”

“是这个死变态害死我的!”张艳抽泣着说起了它遇害的经过:

那天晚上,我在外面打完工,就打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回学校。我在车上只顾玩手机,没注意看路,结果被那个三轮摩托车司机载到了郊外。他将我打晕,当我醒来时,发现我自己被绑在了这间屋子里,那个坏蛋还用毛巾塞住了我的嘴。

那个坏蛋说他的老婆不见了,要我给他当老婆。我不肯,他就不给我饭吃,还打我。他就这样折磨了我几天,见我变得虚弱了,这才收敛了点儿。

那天晚上,他出去买东西,我就想割断绑着我的绳子逃跑。可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只弄掉了塞在嘴里的毛巾,于是便大声求救。

皇天有眼,有人听见了我的喊声,开始砸门锁要救我出去。可是很快,砸锁的声音就戛然而止了。

这时,我听见外面响起了打斗声,但是很快打斗声就停了。接着门开了,我以为自己得救了,谁知进来的却是那个坏蛋,他还拖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孩。他重新塞住了我的嘴,然后将那个女孩装进麻袋里,再次锁上门出去了。

过了没多久,那个坏蛋又回来了。可能是我想逃跑的举动大大地刺激了他,他又开始打我,结果活活地将我给打死了。

张艳说到这儿,那个男鬼突然大笑起来:“她死后成了冤鬼,就反过来折磨我,活活地将我给折磨死了。谁承想,我死后也变成了鬼。它不是我的对手了,我就这样缠着它,直到天长地久。哈哈!”

“坏蛋,快放了我妹妹,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张奇愤怒地对男鬼说。

“哈哈,我已经和它融为一体了。只要我不主动离开,你想要分开我们,除非将我们俩都打得魂飞魄散!”那个男鬼冷笑着说。

“姐姐,我宁愿魂飞魄散,也不愿再和这个死变态呆在一起。姐姐,帮帮我,让我解脱吧!”张艳哭着说。

“艳艳,你知道吗?自从你不见了,爸妈天天以泪洗面,眼睛都快哭瞎了。我跑到这座城市,租下你当时租的房子,每天到处找你。现在我终于找到你了,可没想到,我们姐妹俩都成了冤鬼。你让爸妈以后怎么办呀?”张奇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听了,也忍不住流下了两行悲伤的泪水。

这时,谭欢走上前对那个男鬼说:“一个大老爷们儿欺负一个小姑娘,你也不害臊?就因为你,一个好好的家庭被弄垮了,你就放过它们吧!”

那个鬼听了,垂着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它的身体慢慢地化成黑烟,散去了。

“姐姐!”张艳张开双臂朝张奇扑来,死死地抱住了张奇。这对命运坎坷的姐妹紧紧地抱在一起,放声痛哭起来……

 

本文标题:帮它解脱 - 校园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guigushi.cc/xiaoyuanguigushi/477.html

上一篇:隐形的翅膀 下一篇:微故事之橡皮擦

相关文章

  • 隐形的翅膀

    【隐形的翅膀】简介:最近,徐小展注意到,学校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男生。这个男生总是在傍晚时分来到学校广场的布告栏前。戴着一副高度近视镜的他,仰着头,眯着眼睛去看布告栏的左上角。看过一段时间之后,他就会摘下眼镜,揉揉疲劳的眼球,然后转身离开。布告栏是公布学校大小事项的地方,有人在这里查看布告栏,本来不算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不过,自从学校建立了网站之后,公告大多贴在了网站上,这个布告栏,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了——这就是徐小展对那个男生好奇的原因。...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阴书缠魂

    【阴书缠魂】简介:黄伟为我们算了一卦,他说最一近段时间,我们寝室会出一件大事,可能发生命案。黄伟是看了许多测风水的书,觉得自己是个“半仙儿”了。起初我们都没有信他的话,直到邵明研的失踪。...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食补

    【食补】简介:烧烤摊晚自习后,宁小寰和宫朗来到附近的“小吃一条街”吃烤串。“你俩好寒酸啊,烤的都是馒头青菜!”一个微胖的男生拎着两大桶烤鸡腿坐到了对面,原来是同班的刘大坑。这小子...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它与你同在

    【它与你同在】简介:我画的这张油画是一组蔬果静物写生,乍看之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和其他二十多人画的都一样。但如果将这张画和旁边的做对比,就会发现一个非常明显的差异:在这张画上的静物台旁边,画着一个像是空气扭曲形成的轮廓,一个人形轮廓。...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微故事之橡皮擦

    【微故事之橡皮擦】简介:凌晨四点,网吧里的人大都昏昏欲睡,只有寥寥几个精力旺盛的人还在专心地打游戏。许文海趴在柜台上,脑袋就像招财猫的手一样,下去,上来,下去,上来……他实在太困了。白天上了一天的课,晚上又没有休息,体力已经达到了极限。他知道自己不能睡,万一有人丢了东西,老板一定会扣他的工钱。但他的眼皮根本不听使唤,沉重的像是灌了铅一样。他拿起笔,准备在胳膊上扎一下,让自己清醒些。突然,“啪”,也不知是谁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吓得他一下子坐了起来,瞌睡在瞬间全都消失了。...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还我上铺

    【还我上铺】简介:夜里,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时翻了个身,床板立马响起“嘎吱”一声。我继续睡觉,可是随即就感到不对劲儿:我翻身之后就不再动了,床板怎么还在发出“嘎吱”声?我睁开眼睛,仔细听了一会儿,发现声音是从上铺传来的。可是我的上铺没有人啊,谁跑上面去了?室友正在自己的床上“呼呼”睡着,难道有人借宿?这么想着,我慢慢地用双手撑起身子,探出头向上面看去。...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校园怪谈之腐脑

    【校园怪谈之腐脑】简介:故事发生在学校。似乎每个班里都有个因为不爱说话或者什么其他原因被同学排斥甚至厌恶的女孩。不巧,偌大的班级,何清就成了这个人。何清这个人其实没什么毛病,整日埋头苦干,苦于学习,但却不爱跟人交往,但人是个好人。因为她沉默寡言,同班同学不止几次地欺侮她了。要不就是撕毁她辛辛苦苦完成的试卷,要不就是时常对她冷嘲热讽。长期下来,原本只是沉默的何清变得阴郁。除了老师提问,大家再也没有听她说过一句话。因为她不讨喜,老师自然也不会总提问她,倒是多了几分讨厌。而同学们,本想激起何清的反抗,谁知何清一...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脱衣换骨

    【脱衣换骨】简介:夏宇头疼病犯了,一周都没有来上课。孙立铭打听到夏宇的住址后,晚上和万闯一起来看望夏宇。两个人来到夏宇家楼下时,看到前面有个人正在树下不停地围着树转圈儿。孙立铭一眼便认出那是一周没去上课的夏宇。他刚要过去问夏宇在干什么,就被万闯一把拉住了。...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冤魂校舍-第六章

    听到这个声音,许闲第一个反应是回身就是一拳,当然什么也打不到。回头看李克已经以不可思议的身法避开七八步远了。楼层里又恢复了死寂。只有夏天的晚风摇动窗户的呷呷的声音,楼...

    2021-09-02 校园鬼故事
  • 殉惰塔

    【殉惰塔】简介:秦涛一走进餐厅,就看见了那个坐在墙角的男同学,他的样子很怪,脸色也很苍白,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