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上铺 - 校园鬼故事 - 鬼故事网(guigushi.cc)

校园鬼故事 - 还我上铺

2021-06-16 01:05:27 阅读 :

上铺有个鬼

夜里,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时翻了个身,床板立马响起“嘎吱”一声。我继续睡觉,可是随即就感到不对劲儿:我翻身之后就不再动了,床板怎么还在发出“嘎吱”声?

我睁开眼睛,仔细听了一会儿,发现声音是从上铺传来的。可是我的上铺没有人啊,谁跑上面去了?室友正在自己的床上“呼呼”睡着,难道有人借宿?这么想着,我慢慢地用双手撑起身子,探出头向上面看去。

就在这时,上铺突然探出来一颗脑袋。

我吓了一跳,差点儿叫出声来。

可能是被我发现了的原因,那颗脑袋一缩便消失了。

我有点儿生气:就算是来借宿的,大晚上不好好睡觉在这儿吓人,太过分了吧?我从床上下来,想和上面的人说几句。可是当我站在床前,却发现上铺根本就没有人。床就那么大,上面除了我的行李之外没有别的东西。那个人不可能在我起身的工夫窜到别的地方去,现在那个人不见了,那只有一种可能:他不是人。因为活人不可能凭空消失!

我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心脏“怦怦”直跳。今天是我转到这所学校的第一天,没想到竟然遇到了鬼!

因为害怕,躺下后我脸朝着外面,背对着墙,时刻注意着四周的动静。观察了一会儿,我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我正想松一口气,安慰自己刚刚那一切都只是错觉,却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正冲着我的后脖颈吹气。

我扭动着僵硬的脖子慢慢地转过身,赫然发现一个“人”正躺在我的身后。我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但是从它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气息,以及它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出现在我身后这些状况,我判定出它就是那个鬼。

我还没来得及尖叫,就听那个鬼说:“还我上铺!”接着,它便伸出手向我的脖子掐来。

脖子被冰冷的手掐住,我呼吸更加困难了。渐渐地,我失去了意识。

上铺是它们的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还活着。天已经亮了,室友冯刚正在洗漱。一切看似再正常不过。我试着活动了一下身子,没有发现少什么,也没有什么异常。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我简直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冯刚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我看过去,见他正满脸惊恐地盯着我的上铺。

怎么,那个鬼又出现了?

我一激灵,急忙从床上蹿下来,转头朝上铺看去。还好,上面除了我的行李没有别的东西。

我正想长出一口气,却听冯刚说:“你怎么抢了它的地盘?”

我一愣,转过头疑惑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冯刚着急地说:“你快点儿把上铺所有的东西都拿下来!希望还来得及!”

我皱着眉头,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没有动。他见我没有动,叹了口气,上前就把我上铺上的行李都扯到了地上。虽然对他的举动有些生气,但想到昨晚的事,我没有阻止他。我还发现,冯刚上铺空空如也,甚至连一点儿灰尘都没有,他的所有东西都放在床边。

冯刚将我上铺的所有东西都丢在了地上,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我连忙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同时还将夜里见鬼的事情讲了出来。

冯刚听完脸色变得很难看,过了一会儿才说:“本来昨天应该告诉你的,但是看你那么累就没有说,谁知道你会在我睡着后收拾东西,还将行李什么的都扔在了上铺!”

“上铺怎么了,难道上铺不能放东西? ” 顿了顿, 我接着问, “ 重要的是, 你知道我昨天夜里会见鬼吗?”

“上铺是不能用的,因为那是它们的地盘!”冯刚看着我,说,“你知道鬼和人有什么区别吗?人走路的时候脚是着地的,而鬼魂则不一样。鬼分为几种:普通的幽魂,它们没有实体,所以行动是飘着的;凶鬼,它们附身到人的身体上,有影子、用脚走路,和正常人几乎没什么区别;最可怕的是猛鬼,它们可以不借助实体,任意变换样子,随意害人。这里我要说的是幽魂,因为你撞鬼这件事就与它有关。幽魂是飘着的,比正常人要高出一些,它们看到的都是‘上面’的东西。比如你来到寝室会先选择下面的床铺,因为什么?因为你可以不用爬梯子,直接上床,方便。而幽魂则会直接选择上铺,因为它们飘着,可以直接上上铺,不用弯腰什么的去下铺。它们也是需要休息的,所以它们遇到哪个上铺空着,便会去占据那里。如果上铺躺着人,长时间具备阳气,便可以抵制鬼魂,也就没什么事了。但如果上铺是空床,那么上铺就是它们的地盘。这时如果你有与它抢地盘的意思,它们当然就生气了!这是咱们学校的禁忌,大家都知道,只有你新来的不知道!”

我听完后背一阵发凉,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离谱的事情。但是现在听到这些,我却不得不相信,因为昨晚见鬼的事情就是最好的证明。

平缓了一下呼吸,我问:“现在把行李都拿下来了,我不会有事了吧?”

谁知冯刚摇了摇头:“这些只是我听说的,因为我也没见过鬼。你已经冲撞了鬼魂,到底会不会有事我也不清楚!”

本文标题:还我上铺 - 校园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guigushi.cc/xiaoyuanguigushi/1271.html

相关文章

  • 冤魂校舍-第五章

    又过了一个星期,大家决定去李克说的图书馆地下室看看,因为中午人少,没人会注意,特意挑了中午的时间。考虑到地下室多半潮湿黑暗,我们每人准备了一只手电。 走在冰冷的地...

    2021-09-02 校园鬼故事
  • 功德灵

    【功德灵】简介:意外之举这一天,何曦步履轻快地走向学校。一路上他遇见了不少同学,相谈甚欢,甚至还顺便扶了一个老奶奶过马路——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平凡而美好。然而,放学后何曦刚走出校园,一个黑影便...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走路不要玩手机

    【走路不要玩手机】简介:夜,阴风阵阵。在通往×大西门的一个十字路口中央,直挺挺地躺着四个假扮成四种鬼的女生。四个女生正在玩一种招鬼游戏。她们来自同一个寝室,分别叫韦丽、洛施、涂雅和张淡。韦丽扮的是无面鬼,洛施扮的是无头鬼,涂雅扮的是吊死鬼,张淡扮的则是淹死鬼。她们先是在地上用香灰画了一个大圆圈,然后头抵着头,手拉着手,光着脚躺在圆圈内。圆圈的外围,每个人的脚前分别摆放着一碗米,米上插着三炷点燃的香。...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别在纸巾上写字

    【别在纸巾上写字】简介:对于马上就要高考的芊芊学子们,现在正坐在教室内紧张的复习着。张国强和尚迪却在座位上玩着手机。结果悲催的是,俩人的手机却在同一时间都没电了。即便如此俩人也没有学习,传起了纸条。张国强抽出了一张纸巾,用钢笔在上面写道:晚上翻墙出去撸串。写完后经过一系列的传递到了尚迪手里。但是尚迪打开后对张国强漏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用笔在上面不知道写了什么又传到了自己手里,打开一看上面用红笔写着,没问题。...

    2021-06-16 校园鬼故事
  • 夜半来想我

    【夜半来想我】简介:这几天,高权发现一件怪事——他的室友徐浩这两天在不停地狂扔废纸。这里所谓的狂扔绝非夸张,而是真的很“狂”。就像今早,高权一起床就发现寝室的地面堆满纸团,层层叠叠,几乎要没过下铺的床了。看着数量如此庞大的废纸,高权惊怒难当,终于忍不住扯住徐浩:“你从哪弄出这么多废纸?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别再扔了!”...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谁更胆大

    【谁更胆大】简介:学校老式的宿舍楼翻新补建,所以部分住校生都被学校安排在了一座公寓中。环境不怎么好,而且人员分布得很不均匀,不一定都是原来寝室的人。陈燕子被分到了907室。庆幸的是,以前的两个室友——程雪和高媛也和她住在一起,剩下的一个是完全陌生的新人,叫冯韵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冯韵婷的长相美到三个女生看了连连惊叹。...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奇怪的喊声

    【奇怪的喊声】简介:由我们村到小学校经过一段十几米长的高坡路,我们管它叫小顶。那天王小海上学走到那儿,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喊:“快跳。”王小海不由自主地向前跳了一下,站好后,回头望望没有人,心里不由一抖.是谁啊?怎么喊一声就没有了呢?可自从那天以后,他路过那儿就听到有人喊他快跳,他虽然有点怕,却觉得好玩,只是不敢对人说。...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心藏

    【心藏】简介:葛小彤摸索着踏上六楼的台阶,回头向漆黑的楼梯口望了一眼,确信那个黑影没有追上来,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颤抖着掏出手机给男朋友安震打了过去。...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它与你同在

    【它与你同在】简介:我画的这张油画是一组蔬果静物写生,乍看之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和其他二十多人画的都一样。但如果将这张画和旁边的做对比,就会发现一个非常明显的差异:在这张画上的静物台旁边,画着一个像是空气扭曲形成的轮廓,一个人形轮廓。...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 脱衣换骨

    【脱衣换骨】简介:夏宇头疼病犯了,一周都没有来上课。孙立铭打听到夏宇的住址后,晚上和万闯一起来看望夏宇。两个人来到夏宇家楼下时,看到前面有个人正在树下不停地围着树转圈儿。孙立铭一眼便认出那是一周没去上课的夏宇。他刚要过去问夏宇在干什么,就被万闯一把拉住了。...

    2021-06-15 校园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