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惊魂 - 家里鬼故事 - 鬼故事网(guigushi.cc)

家里鬼故事 - 办公室惊魂

2021-06-16 00:06:12 阅读 :

    恐怖一夜
    我一直都很听二叔的话,因为我父母早逝,是二叔一手把我带大的。
    二叔让我在每个月月朔的晚上必须回家睡觉,我不懂他为什么下这样的命令。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解释一切都是为了我好,我也懒得追问,一切都听他的话。
    但自从上了大学后,我开始对二叔的话产生了忤逆的态度,如果月朔之夜不回家睡觉又能发生什么事呢?这个月的月朔之夜,我并没有按二叔的要求直接坐车回家,而是偷偷去了同学李泽家参加他的生日party。怕二叔扰了我的兴致,我还特意关了手机。
    吃完蛋糕我们在阳台上唱歌嬉闹,玩得不亦乐乎。今晚的月色非常暗淡,月亮如钩,隐隐地藏在云层当中。后半夜的时候天色大变,乌云弥漫不断涌向天际,终于遮盖住了最后一丝月辉。
    一群人打着酒嗝走下阳台回到房里睡觉。我的心就在那时“突突”狂跳起来,浑身不受控制地往前飘去,脑袋胀得难受,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人拎着脖子想要把我从身体里拔出来。
    我想打电话给二叔,手却不听使唤。
    脖子越来越难受,那种疼痛感就像是马上要被拉断了一样,我努力睁开眼睛,差点儿吓得晕过去。
    在我上面飘着一个血肉模糊的鬼,那个鬼的脸完好无损,五官长得却和我一模一样。它睁着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咬牙切齿地看着我,十指如爪尖锐而冰冷,正掐着我的脖子用力往上拉。而我竟然被一点儿一点儿地拔出了身体。
    鬼终于把我拔了出来,我和它同时悬浮在半空中。床上躺着的是我的身体,我手足无措地看着自己的身体,想要重新躺回去却怎么也找不到入口。旁边的影子叉着腰裂开嘴巴,发出胜利般的笑声,它嘴里呼出的冷气像冰一样喷在我的身上,我一连打了几个冷战,急忙缩起身体避开它。
    鬼戏谑地看了我一眼,飞起身子朝我的躯干猛地扑下去。但它同我一样也无法融进身体里面。这个鬼狂躁起来,上下左右全都试了一遍,依然无法钻进去。


    与此同时,我的身体却在急速发生着变化,身体慢慢变得僵硬,面部越来越白,鬼急得跪在身体上对天狂啸。我有好几次都想接近身体,都被它一巴掌扇飞出去。直到我的脸和手臂出现了一块块紫红色的尸斑,这个鬼才停下来。
    它站起来狠狠地盯着我,突然冲向前抓着我的头用力往墙上撞去。我被撞得眼冒金星,一丝还手的力气也没有。
    等鬼打够了,才把我从地上拖起来扔到我的身体上面。我有气无力地睁开眼睛,看这个鬼慢慢张开了双唇,里面的牙齿参差不齐,黑黢黢的像锯片,一溜涎水顺着嘴角淌了下来……
    我的天,它要吃了我!我什么也不顾了,拼了命地往身体里面钻。
    十三针
    “姜洋,快醒醒!”耳边的喊声越来越大,终于把我吵醒了。
    听李泽说,昨晚我喝醉之后倒在床上睡着了,早上叫门怎么也叫不醒,找了备用钥匙打开房门叫了大半天我才醒来。
    “你没事吧?”李泽关切地看着我。
    “没、没事,你先出去,我马上就出来。”我也希望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噩梦,可我双腿上清晰可见的尸斑告诉我,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我得赶紧回家,然后慌忙打开手机,里面显示了几十个二叔打来的未接电话。我回拨了二叔的电话,没等他开口就急忙说道:“我现在就回去!”挂了电话,我告别李泽急匆匆地往家赶去。
    “二叔!”我满脸内疚地看着站在楼下迎接我的二叔。


    二叔虎目圆睁,仔细打量了我一番,一下伸出右手,老虎钳似的钳住了我的右手手腕:“什么也别说了,赶紧进屋!”
    二叔直接把我拽进了屋里的一个偏房内,从我记事起,那间偏房就一直都是用三把铜锁锁住的,今天竟然开了。
    屋里啥也没有,除了一张大得出奇的桃木床。仔细一看,床上竟然躺着一个人。那人四仰八叉地被缚在床上,身上插满了一根根针一样的东西,看到有人进来,原本闭着的双目突然睁开露出一道骇人的凶光。
    那人拼命扭动身子,僵硬的身躯像是要被扭成几截。
    “定!”二叔不知从哪儿掏出一道黄符贴在那人额上,那人瞬间平静下来,气若游丝地躺着不动了。
    “睡到床上去!”二叔将吓成傻子一样的我扔到了床上,和那个怪人并肩躺着。
    随后二叔跳了上来,在嘴里念道:“阴封、阴宫、阴窟、阴垒、阴路、阴市、阴堂、阴心、阴腿、阴信、阴营、阴藏、阴臣。阴门十三针,针针无虚发,刺魂夺魄恶煞难留!”二叔催命一样的咒语使底下的怪人浑身战栗,脸上的青筋向外凸起,像要爆裂开来。我这才领悟过来,怪人身上的一根根针一样的东西,可能就是二叔嘴里念叨的阴门十三针,分别插在十三个不同的穴位上用来镇住怪人。
    “疾!”二叔大喝一声,突然拔起怪人身上的一根针,怪人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我看得很清楚,那是一根长约三寸的银针,周体发黑。二叔把它握在手里,又接二连三地拔去怪人身上其他十几根针,拔完这些针,怪人的惨叫声顿时戛然而止。
    “洋儿,你别乱动,现在二叔给你下针。”
    不等我缓过神来,二叔已经祭起手里的十三根针,两只手如闪电般游走在我身体的各个部位。十三根针牢牢地插在我的身上,没有一丝疼痛,取而代之的只有沁入心脾的阴冷。
    等到乌黑发亮的针慢慢褪去黑色,逐渐呈现出苍白的光泽时,二叔这才一根根把针从我身上拔去。他撩起我的衣服仔细一看,尸斑已悉数消退。
    “好了,现在你没事了。记住,以后的月朔之夜一定要回来,这回你明白了吧?”二叔定定地看着我,似乎知道昨晚所发生的事。
    “知道了二叔,可这是怎么回事?”
    我嗫嚅道。
    二叔看了看床上躺着的那个活死人,又看了看我,伸手摸向我的额头:“是时候让你知道了。”

本文标题:办公室惊魂 - 家里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guigushi.cc/jialiguigushi/696.html

上一篇:聚财小鬼 下一篇:卷起你的席子来

相关文章

  • 黑段子之浴缸

    【黑段子之浴缸】简介:小李这些天搬到了一个新的居所,这处房子的房租很便宜,这在市区里是不可多见的。价格上的优势,让小李不禁心动,他拖着大大的行李,第二天便搬到了这座公寓。初来乍到,看着干净整齐,设施完备的房子,小李很是满意。他稍微收拾了下东西,便躺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合租此地

    【合租此地】简介:话说在解放前,小篱笆村有一个小名叫老黑的孩子,不是因为他长得有多黑,而是因为他娘生他那天正巧赶上“食全日”。那天,接生婆进屋的时候,天上还是火辣辣的太阳,可等这孩子生出来,接生婆抱起他,脸贴脸看了半天,说了一句:“刚才看着还挺好的,这会儿咋越瞅越黑呢?”...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床下的衣服

    【床下的衣服】简介:租房合同签订的那一刻,我不经意间看见西装笔挺的中介露出一丝诡秘的笑意。不过我没有在意,因为他给我推荐的房子确实不错,临近地铁口,交通方便。最重要的是价格也便宜,三室一厅,一月才800块钱。这对于我一个初到大城市打工的穷光蛋来说,是最友好不过了。...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爱信不信

    【爱信不信】简介:这是大学城附近的一间出租屋,屋子里比较干净宽敞,但是租金却异常的便宜。这晚,这间屋子里住进了四个人。李华和程宇原本是一个寝室的室友,但不知道为什么,二人离开了寝室,租了这样一间房子。另外两个人也是这附近的学生,一个叫郑敏一个叫吴一。...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今夜谁陪你入睡

    【今夜谁陪你入睡】简介:这就是你捡的那只快饿死的猫?”好友盯着脚边正打着呼噜的猫问。她不情愿地点了点头。那的确不是一只讨人喜欢的猫:黑成煤炭一样的皮毛,凶恶的模样,令人看了就生厌。她对它毫无兴趣,有时连猫食都懒得喂。...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楼上住了个男人

    【楼上住了个男人】简介:闻晓关掉卧室的灯,把自己扔在黑暗里,蜷缩起身子。闻晓知道自己已经病了好长时间。从把韩向东堵在别人的床上开始,闻晓就失眠,情绪如过山车,急躁犹如心中装了一个火炉,转瞬又被扔进深渊,抑郁的令人绝望。...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复读生的出租屋

    【复读生的出租屋】简介:“阿豪!阿豪!”房门打开后,女人发现里面的景象时,顿时大叫。她赶忙背下儿子,痛苦的哭泣着,“呜呜!阿豪,阿豪!你永远都是妈妈的好孩子!呜呜呜!”高考榜终于下来了,小...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办公室惊魂

    【办公室惊魂】简介:我一直都很听二叔的话,因为我父母早逝,是二叔一手把我带大的。二叔让我在每个月月朔的晚上必须回家睡觉,我不懂他为什么下这样的命令。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解释一切都是为了我好,我也懒得追问,一切都听他的话。...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断魂梦

    【断魂梦】简介:闲来无事,忽然想到多年前村子发生的两则怪事,今日说上一说,聊以众娱。隔壁村有个王老汉,年轻时干做村队长,对批斗特别在行,发明过一些附近几个公社都没有的新鲜整人玩意儿,把几个身份不红的主儿,斗得死去活来,有一个都逼得跳井自尽。...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死人也有情

    【死人也有情】简介:王海洋是我的初中同学,后来同窗们都争夺去过“独木桥”,王海洋知道自己懒得读书,就上了警校。如今也是我们那一片的王队长啦!前段时间见到王海洋,我们都开玩笑就叫他王捕头,古代的捕头捉贼拿盗,除暴安良,可现代的王队王捕头有处理不完的家庭和邻里纷争,一个头变得两个大。...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