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壁里的女尸 - 家里鬼故事 - 鬼故事网(guigushi.cc)

家里鬼故事 - 墙壁里的女尸

2021-06-16 01:02:49 阅读 :

二十多岁的芬芬,是个极为漂亮的女孩,围绕在她身边的帅哥自然也是极多的。

但是芬芬根本看不上他们,倒不是芬芬眼光高,而是芬芬觉得这些人并不靠谱,这些人表面上看上去道貌岸然,其实骨子里只不过是垂涎你的美色,一旦成功把你骗到手,就会露出他们的本性,时间久了玩腻味了,他们就会另寻新欢。

芬芬觉得选对一个人很重要,因为这牵扯到自己一生的幸福。每次相亲见面的时候,芬芬是不太在乎对方的容貌的,她主要是看这个人的人品,内在修养,以此来综合评判,然后给对方评分。但是,很遗憾,目前为止在她眼里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及格。

直到一个人的出现,那是一个中年人,他叫杨帆。

杨帆这个人虽然年龄大些,跟她的父母也差不了几岁,但是他很会疼人,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人品又好,说话温文尔雅,看上去很绅士,又会做事,给人最直观的感觉就是非常有涵养的人。

虽然之前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那次婚姻也是因为那女人的一次出轨导致的。芬芬从侧方面了解到杨帆这个人从不拈花惹草,对待人讲究从一而终,芬芬就是看上了他这一点。

在经过三个月的相知相爱之后,最终,他们两个走到了一起,结婚了。

婚后的生活是幸福的,比起婚前,杨帆对待芬芬关怀备至,什么都能替芬芬想到,照顾的是无微不至,比自己的父母照顾的还要好。这让芬芬大受感动,觉得这次真正找到了值得托付一辈子的男人。

但是自从搬进杨帆住所的时候,芬芬就感觉怪怪的,总觉得这房子里除了她跟杨帆之外,好像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她也说不出来这是什么感觉。

尤其在杨帆去外地出差的时候,那种感觉格外强烈,总觉得偌大的房子内好像藏着一个人。

这一天,芬芬左右闲来无事,就想着收拾一下衣柜,可是在打开衣柜的瞬间,芬芬仿佛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

“啊!”芬芬惊叫了一下,不自觉的倒退了一步。

再看向衣柜时,发现里面只有款式不一的衣服,并没有什么人影。

芬芬感到有些纳闷,难道自己刚刚眼花了,她仔仔细细的搜寻了一下衣柜,然而衣柜里面并没有什么人影。

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来刚刚是自己看错了。

晚上,芬芬脱光了衣服,在自己家里的浴室里洗澡,就在她在浴缸里舒舒服服泡澡的时候,就觉得浴缸里本来温热的水突然变得冰凉,冷入骨髓。

然后她就惊惧的看到水里泛起了水泡,咕噜咕噜的,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冒出来。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呼吸仿佛都已经停止了,她睁大着眼睛,注视着那泛起的水泡。

突然,一个女人的头颅冒了出来,露出惨白的脸孔,芬芬大叫着跑出了浴缸,躲进了自己的卧室,然后把门锁进,刚要喘口气,猛然回头,却发现那女人与她脸对着脸瞪视着她。

“啊……”芬芬大叫着从床上坐了起来,脸上全是冷汗。

原来自己刚刚是做了个梦啊!怎么感受如此真切啊!可吓死我了。

出了一身的冷汗,身上都已经发臭了,芬芬准备去冲个澡。

就在她临近浴室的时候,就听到“哗啦哗啦”的水声,难道是自己之前洗过澡之后忘了关嘛?

不对,怎么还有人唱歌的声音,听声音好像是女人的声音,芬芬猛然一惊,家里招贼了吗?

如此想着,她捏手捏脚的靠近了浴室门口,缓缓的把门开了一条门缝,循着门缝往里瞧去,却发现浴室里并没有人。

刚刚那个声音她听得真切,就是从浴室里传出来的,可是现在……

芬芬越想越是心惊,回想这几天经历的莫名其妙的事,越发的觉得这间房子里非常诡异。

“杨帆,你快回来吧!这几天也不知是怎么了,我们的房子里好像中了邪似的,我好像看到有个女人在房子里乱逛。”芬芬实在忍受不住了,拨通了杨帆的电话。

“什么?你说有一个女人在我们家里。”短暂的沉默之后,杨帆这才安慰芬芬。

“不要害怕,等我处理完手头的事情,顶多明天晚上我就会回家。”

第二天晚上,杨帆果然守时,在晚上的时候回来了,一夜缠绵之后,芬芬又把那些事告诉了杨帆。芬芬以为杨帆会认为他精神失常,会斥责她,但是杨帆没有,相反还安慰她,他觉得芬芬这是缺乏安全感,是他忽视了芬芬的感受。

杨帆在家的这几天,家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芬芬自己觉得会是杨帆说的那样,自己缺乏安全感带来的心理作用嘛!

没过几天杨帆又要出差了,出差之前杨帆给芬芬买了一条狗,是条泰迪狗,芬芬非常喜欢。

这一天,芬芬正坐在沙发上看书,突然她就觉得胸前痒痒的,原来是她养的那只泰迪狗跑到了她的身上。

“你真调皮!”芬芬笑着抱起了那只泰迪狗。

就在这时候她才看到,小狗的嘴里好想叼着什么东西,仔细的看了看,那好像是一枚钻戒,看上去有些旧,但这款式很漂亮。

芬芬感到纳闷,这钻戒会是谁的呢?肯定不是自己的,因为她正带着呢,难道是杨帆的?

“那戒指是我的!”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谁?”

芬芬心下一惊,猛然回头,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人影。

这个时候她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额头已经浸出一丝冷汗,一颗心早已悬到了嗓子眼。

杨帆这才刚走,就又出事情了,芬芬竭力控制自己的心神,干脆闭上了眼,一心想着是自己的心理原因。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条泰迪狗突然汪汪汪的叫了起来,芬芬睁开了眼,就瞧见小狗竟然冲着客厅一侧的一面墙汪汪的叫着,好像是里面藏着什么东西。

没一会芬芬就惊恐的看到,那面墙里涌现出了一大片红色的液体,那好像是血液。紧接着墙体开始开裂,墙皮脱落,墙壁里突然伸出一只血淋淋的手,然后就有一个血肉模糊的女人走了出来。

芬芬当场就晕了过去,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这时候她就看到客厅的墙面,完好无损,难道自己又做噩梦了?

可就在此时,她就看到泰迪狗冲着墙面汪汪的叫了起来,芬芬突然想到了之前做噩梦的景象,觉得事有蹊跷,于是她就上前在墙面上寻找着什么。

她轻轻的敲击着墙面,里面发出空洞的声音,证明墙体里面是空的。芬芬用手一扒,墙皮就脱落了下来,一块一块的接踵而至,里面露出已经凝固了的血液。

“天哪!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啊!”芬芬心里一颤,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

当整个墙体被扒开以后,她惊诧的发现,这墙体里面竟然有一张暗格,里面一片漆黑,发出一股腐臭的味道。

她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钻了进去,结果在那暗格里面她就惊恐的发现,一具腐烂的女尸存放在里面,也不知死了多久,只知道她的身体和衣服已经黏在了一起,部分血肉已经腐化,变成了一滩血水,发出一股令人作呕的尸臭的味道。

更让她惊疑的是,这个女人与她几次三番之前她认为在梦里碰到过的女人一模一样。

当芬芬反应过来,从暗格里爬出来的时候,心头不由得一凉。

此时的杨帆正坐在沙发上一脸阴沉的看着自己。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芬芬知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自己怕是凶多吉少了。

“这个秘密我本想一直保留下去。”杨帆低沉着说道:“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我就告诉你吧!我有一位前妻,你是知道的,就是她……”

说着杨帆一指墙壁里面那具腐烂不堪的尸体,此时的他一脸的狰狞,直把芬芬吓得花容失色。

“就是她,不守妇道,劈腿就是劈腿,还说什么寂寞,真tm不要脸。”骂完之后,杨帆仿佛又恢复了之前的绅士那般,继续说道。

“我是那么爱她,她背着我找第三者,所以我杀了她,杀她的时候太容易了,她跟你一样瘦弱,我走到她的身后,左手按住了她头,用胳臂紧紧的夹住了她的脖子,只是轻轻的一拧,她的脖子就断了……”

说完,杨帆冲着芬芬微微一笑,然后很绅士的说道:“亲爱的,你准备好了吗?放心,会很快的。”

说着,杨帆缓步朝着芬芬走去。

“你不要过来!”芬芬一脸心悸的往后倒退着。

杨帆一脸狞笑的朝着芬芬紧逼过去,他的手里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一把水果刀。

“啊!”芬芬脚下一滑,倒在了地上,眼看着杨帆举起了水果刀就要捅在她的身上。

“砰砰……”几声枪响过后,杨帆倒在了血泊之中,随即被赶到的警察拷上了手铐。

杨帆没有死,他被警察带走了,他所接受的必定是法律的制裁。

警察为什么会及时赶来,这要归功于芬芬的机智,在她跟杨帆聊天的时候,就已经用手中的手机拨打了110报警。

之后的事情,芬芬把那具女尸,也就是杨帆的前妻,找了块墓地下了塟,也算是帮了她的忙。至于杨帆的财产,虽然已经属于她的了,但是这间房子说什么他也不会住了。

在追求幸福的这条道路上,芬芬显得很迷茫,她不知道将来是否还能找到自己的归宿。

Introduce:More than 20 years old fragrance, it is a very beautiful girl, around the nature of handsome young man beside her also be slue. But fragrance fragrance do not look to go up at all they, not be fragrance fragrance eye is tall, however fragrance fragrance feel these people do not rely on chart, these people apparently look be sanctimonious, actually in one's heart just is covet your beauty is lubricious, once succeed to cheat you in one's hand, with respect to the nature that can show them, time became long play get fed up, they can search a new sweetheart additionally. Fragrance fragrance it is very important to a person to feel to choose, because this drag in arrives the happiness of own lifetime. Date every time when meeting, fragrance fragrance be not quite of the appearance that cares about the other side, she basically is the bearing that treats this individual, immanent and cultural, come with this integrated judge, give the other side grading next. But, very regretful, at present till can pass a test,examination,etc. without any person in her eye. Till a person appear, that is a middleaged person, he calls Yang Fan. Yang Fan this individual although somes the age is old, the parents that follows her also cannot differ a few years old, but he can be fond of a person very much, have the charm of mature man, bearing good, talking gentle adn cultivated, look very gent, can work again, to the person the directest sense is not the person that Chang Youhan raises namely. Although before the marriage that has had a paragraph of failure, that marriage also is because of that woman off the rails bring about. Fragrance fragrance to Yang Fan from side side understanding this individual never has many affairs, treat a person to pay attention to from one and eventually, fragrance fragrance it is settle on he this. After the bosom friend that passes 3 months loves each other, final, they went twice one case, married. The life after marriage is happy, compared with before marriage, yang Fan is treated fragrance fragrance consideration to the utmost, whats can be replaced fragrance fragrance think of, those who take care of is meticulously, what take care of than oneself parents is even good. This lets fragrance fragrance suffer greatly touch, felt to find the man that is worth entrust all one's life this truly. But since when be being moved into Yang Fan abode, fragrance fragrance blame quite with respect to the feeling, always feel to Yang Fan follows besides her in this house besides, seem to still have the 3rd the individual's presence, she also says not to come out this is what feeling. Go in Yang Fan especially when the other place is away on official business, the sort of sense is strong all the more, always feel to seem to hiding a person inside so big house. This day, fragrance fragrance or so idle will do not have a thing, wanting to clear away chest, but be in,open the instant of chest, fragrance fragrance as if before saw the figure of a woman appears in her. "Ah! " fragrance fragrance cry in fear, not self-conscious retrogression one pace. When seeing Xiang Yi ark again, there is the clothes only inside discovery, do not have what people. Fragrance fragrance feel some feel puzzled, oneself just dazed, she searched for chest carefully, however inside chest and

本文标题:墙壁里的女尸 - 家里鬼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guigushi.cc/jialiguigushi/1169.html

上一篇:诡异狼人杀游戏 下一篇:租房需谨慎

相关文章

  • 悬疑的老宅

    【悬疑的老宅】简介:林笑天看明天是双休日,便和几个室友跑出学校,准备去附近的网吧玩个痛快,来个通宵。但到凌晨两点的时候,林笑天感到头有点儿晕,可能是因为刚才点了几瓶酒的缘故。学校现在抓得很严,别想再翻墙进去了,于是他们就在附近的一家小宾馆里住下了。林笑天先让室友去找房,找到之后发条短信告诉他,自己玩完这场游戏后才慢悠悠地来到宾馆。...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邻家女孩

    【邻家女孩】简介:董楠28岁,是一个外地人来这个城市应聘工作的。单位不提供住房,只能租民房。在中介所,有一处房子很让他满意,一厅两室,处于繁华和清净交汇处,最可心的是房租也便宜,一月才500块钱。...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屋里还有别人

    【屋里还有别人】简介:她最近总感觉屋里还有别人。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浴室里时不时的会传出哗啦啦的流水声。今天她又听到了。“谁~~~~~”她壮着胆在门外喊了一声,声音都在发抖。水声停了,似乎一切又恢复到了平常,一如既往的安静。不过她知道如果不弄个明白,这种事情还会继续发生。于是她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浴室门。“吱呀~~”浴室门有些年头了,发出酸牙的摩擦声。声音不大,可在这寂静的环境下,显得格外瘆人。...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战士渡冤魂

    【战士渡冤魂】简介:这段时间我一直做同一个梦。我梦到我又回到了幼儿园,差不多五六岁的样子。梦里是一个阴天,永远没有太阳。...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鬼邻居

    【鬼邻居】简介:记得这是我朋友小齐在公司上班时候遇到的事情,他似乎是我们同学中结婚最早的,我们很多人都羡慕他,有情人能终成眷属,但每次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在他的脸上都会挂满了愁容,对此我们也非常的疑惑,并且,在他结婚后的这段时间,我们几乎从未看到过他们夫妻曾同框出现过。...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七月半之鬼衣

    【七月半之鬼衣】简介:无论是城中村,还是远离繁华都市的小村落,有不少人都喜欢把换洗的衣物晾晒在外面。城中村的居民可能会选择把衣物挂在窗台上或天台上,乡下居民可能会直接在家门口的向阳处摆放一个落地的晾衣架,或简易的搭上一根竹竿用来晾晒衣物。但是不同于城中村居民的是,乡下居民收衣物比较勤快,总是会在夜幕降临之前,把衣物收入家中。他们这么做的主要原因有两方面,一方面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那就是避免晚上下雨把衣物淋湿,至于另一方面,或许上了年纪的老人会比较清楚,那就是防止衣物在夜里沾上不鬼魂的气息……...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夜晚晒衣

    【夜晚晒衣】简介:“肖茵,快点把阳台上晾晒的衣服收回家,天很快就要黑了。”每当晚霞染红天边的时候,若母亲手上没事情忙碌,便会自己把衣服收回家,折的整整齐齐的收进柜子里。倘使母亲正有事抽不开身,她便会喊女儿肖茵把衣服收回来,有时候肖茵手上也有事情走不开,母亲便会不停地一遍又一遍的喊她,催促她快点收。这不,母亲跟催命似的催促。“好了啦,催命一样,我有事情在做,就不能等一等?烦死人了。”肖茵怒气冲冲的跑到阳台上,阴沉着脸郁闷的收着衣服,心里似乎有一团熊熊怒火,一时没有地方发泄,恨不得把衣服扯得稀巴烂。...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骨灰遗像

    【骨灰遗像】简介:未婚夫谢康平要出差半个月,江岚依依不舍地送走谢康平,刚回到家,电话铃声便响起了。江岚刚拿起电话,听筒里就传来一个女孩子焦急的声音:“哥,我的腿又严重了,你把止痛药送过来……”...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今夜谁陪你入睡

    【今夜谁陪你入睡】简介:这就是你捡的那只快饿死的猫?”好友盯着脚边正打着呼噜的猫问。她不情愿地点了点头。那的确不是一只讨人喜欢的猫:黑成煤炭一样的皮毛,凶恶的模样,令人看了就生厌。她对它毫无兴趣,有时连猫食都懒得喂。...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 魅灵指甲油

    【魅灵指甲油】简介:晚上我的牙疼得厉害,熬到实在困得受不了了,才昏昏入睡——幸亏我的邻居在我困得迷迷糊糊时放了几首摇篮曲之类的歌曲,不然我恐怕整夜都不用睡觉了。结果第二天一早,赵凯就把我堵在屋里,摸着黑把他的手机打开给我看。...

    2021-06-16 家里鬼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